滴滴变形记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投资理财

6月30日,滴滴低调在纽交所敲钟,竞价时长近3个小时,充分显示了资本市场对这一出行巨头的看重。

和此前外界猜想的不一样,滴滴并没有“流血上市”。招股书显示,滴滴在2021年一季度,首次录得季度盈利,净盈利55亿元。

从最初只有8位用户的新型出行平台,到拥有年活跃用户4.93亿的出行巨头,滴滴用了9年时间。在这一路上,从争夺市场到因为安全事故被按下“刹车”键,从与司机端不断冲突、和解到不断探索新的业务方向,滴滴几乎没有时间停歇,一路马不停蹄,总是在质疑中不断成长,最终成为了现在的样子。

在低调敲钟之后,市值已达700亿美元的“巨头”滴滴,仍旧面临着商业层面如何保持持续高速增长、社会层面如何更加安全,抽成问题如何妥善解决等一系列问题。而从回顾滴滴“升级打怪”的历程中,我们或许能窥见在未来面对新问题时,滴滴将会选择解决的态度和方式。

两次并购滴滴从0到1

2012年,从阿里“中供铁军”走出的程维创办了出行平台滴滴,9月上线,12月便获得了金创投的300万美元A轮融资。在滴滴的招股书创始人公开信中,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表露,到2012年底,滴滴每天已经在服务10万乘客了。

彼时的互联网出行市场刚刚起步,市场与资本没有留给滴滴和程维慢慢成长的机会。在南方市场,于2012年8月正式上线,对出行市场同样虎视眈眈。

据的数据显示,2013年4月,滴滴从腾讯拿到了1500万美元B轮融资,“快的”则从方面获得了400万美元的支持。补足弹药后,“滴滴”和“快的”的“近身肉搏”正式开始了。

有用户向DoNews(ID:ilovedonews)回忆,当时滴滴经常会有每单10元左右的打车补贴。在司机端,两家公司提供的补贴更为丰富,有司机称当年除每单的正常补贴外,还会有50-100元不等的惊喜补贴。而许多的哥会选择哪个平台补贴多就上哪个平台接单。疯狂的补贴还滋生了司机刷单骗补贴的现象。

2013年8月,快的打车接入;9月份,滴滴接入微信与手机QQ。一方面是巨头借出行平台扩大各自的移动支付用户;另一方面,出行平台选择紧靠巨头,要支撑自己在市场站稳脚跟。

2014年初,双方的补贴大战进入高潮阶段,滴滴从腾讯和中信处获得1亿美元的支持。随后,阿里也迅速跟进继续支持快的打车。这时,除了补贴之外,两家也竞相拓展自己的生态版图,不仅推出了专车服务,还在公交车、航空出行等领域纷纷布局。

2014年12月,腾讯联同Temasek、兰亭投资、DST再向滴滴输血7亿美元。一个月后,快的打车宣布获得来自软银、阿里等机构的6亿美元融资。然而,谁也没有想到,当业内还在讨论“出行市场究竟会鹿死谁手”的时候,2015年情人节,滴滴与快的打车突然宣布合并。在一个月后,合并后的联席CEO吕传伟便退居二线。

关于这一场历时近2年的大战,有相关报道称,滴滴与快的总计烧掉了近20亿元人民币。在香港大学的一次演讲中透露,当时我支持滴滴,阿里支持快的,我们就像打仗,最高一天亏4000万,谁也不敢收手,一收手就前功尽弃了。

更让程维没有想到是,刚刚“流血”打完了第一场仗,还没来得及休整,Uber中国就展开了迅速的攻击。就像坊间广为流传的程维的那句总结一样:“我以为滴滴和快的的竞赛就是总决赛,合并后可以好好建设家园了,没想到,只是亚洲小组赛。”

滴滴与快的打车合并不到一个月,优步中国就宣布降价三成,加之其品牌号召力,很多白领一族迅速成为优步中国的忠实用户。滴滴只能马不停蹄的投入到新的战场中。彼时,滴滴快车的每公里单价曾一度将至0.99元,还推出了半价优惠策略。

直到2016年5月,苹果为滴滴注资10亿美元,成为滴滴要赢得这场“亚洲小组赛”的重要标志,因为苹果同时也是Uber的投资方。最终,滴滴宣布收购Uber中国,虽然当时双方在官宣的表述上不尽如一,但最终的结果是,“人民优步”成为了一种记忆,“滴滴的时代”到来了。

滴滴渡“劫” 重建体系

“2016年,是滴滴的一个里程碑,完成了公司第一个五年的愿景:打造一个中国人领导的全球最大的一站式的出行平台。”程维在2017年初一封内部信中表示。在完成了两次并购之后,滴滴毫无疑问地成为了国内市场出行领域的领先者。虽然与嘀嗒、易到、神州等平台,在网约车不同垂直领域仍有竞争,但滴滴已经准备高速驶向另一段更宽广的赛道了。

程维曾表示,2017年是滴滴的变革之年。这一年,滴滴要为未来五到十年做准备:夯实优势业务、拓展边界、保持增量。这一年,滴滴交通FT团队成立,快马加鞭地与各地政府展开合作,希望运用自身技术优势,成为智慧交通综合服务提供商。

在与Uber于国内战场交手后,滴滴的国际业务事业部也在悄然运作,开始出海。年底,R-Lab正式成立,负责滴滴的多元化探索。

2018年,本该是滴滴飞奔,快速发展的一年,结果却迎来了“至暗时刻”。在当年发生的两起安全事故将滴滴推上风口浪尖,被视为盈利业务的顺风车停摆了长达一年之久。

一时间,滴滴被笼罩在一股阴暗的氛围中。“滴滴能不能挺过去?”成为了很多人的疑问。“我们躲不过几个锥心的问题:滴滴到底有没有价值观,是不是一家只顾利益,漠视安全、逃避责任的黑心企业?滴滴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,能不能保护用户的安全出行?互联网出行到底是不是一个应该存在的行业?”在“乐清事件”发生十余天后,程维在公开信中自问。

程维和滴滴的回答是:行胜于言——成立安全指挥部,All in 安全。正如在招股书创始人信中,程维和所说:“我们意识到,滴滴的业务同其它互联网平台有本质的不同,我们不只是连接消费者和商品与服务,还要面对复杂的社会和多变的人性。”

在出行领域,对于任家企业而言,安全永远是盈利的重要前提。滴滴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柳青曾表示,滴滴不惜以全年的增长为代价,把精力和重心放在了去搭建安全保护体系,保障司机和乘客的安全。滴滴数据显示,2019年其全年投入安全专项费用超过20亿元,2020年,投入安全费用30亿元,并安装100 万台智能安全车载设备。

在安全问题之外,滴滴的高佣金问题在上市前夕再度被发酵。滴滴网约车CEO、司机委员会主任孙枢发布公先后发布了两封公开信,一封表示要建立透明账单制度,排查关于抽成超过30%的订单占总订单数的比重从2.7%下降到了0.03%;另一封则宣布推出“早0佣金”计划。

滴滴招股书显示,滴滴目前在国内已经拥有1300万名活跃司机,这包括出租车司机和网约车司机。而正是这些司机们撑起了滴滴日均2500万次的交易量和它的出行帝国,归根结底,滴滴的核心生产力是“司机”。

在安全事件和佣金问题之后,滴滴或许真正明了了,与其他互联网产品不同,“交通出行”除了商业属性之外,更天然具有社会属性。在招股书中,关于安全和政策的风险提示占据了60页内容的绝大部分。

成为真正的巨头多元化业务

从2017年开始,滴滴就开始为多元业务发展做布局,无论是国际市场、外卖业务、电商业务还是车服、金融和自动驾驶,滴滴的目标是不断获取增量,提升效益,丰富和稳定营收结构。这就如同、腾讯、京东等巨头在主营业务稳定后,不断向外拓展边界一样。

在招股书中,滴滴提出了“四大核心战略板块”,分别是共享出行平台、车服网络、电动车、自动驾驶。在具体收入构成上,这些战略板块则被分成“三大业务”,包括中国出行业务(中国网约车、出租车、代驾和顺风车等业务)、国际业务(国际出行和外卖等业务)和其他业务(共享单车和电单车、车服、货运、自动驾驶和金融服务等业务)。

从招股书数据看,滴滴中国出行业务已经实现盈利,成为其“基本盘”。2019年,滴滴中国出行业务首次实现盈利,经调整息税前利润达到38.4 亿元。2020年,这一数字升至39.6亿元,2021年第一季度则为36.2亿元。

在国际化业务方面,滴滴是Uber的追赶者。从2017年悄然启动国际化到如今,滴滴已经在15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业务,但同Uber相比还有一定差距。招股书显示,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滴滴海外网约车业务订单笔数分别为2.83亿、9.62亿、13.48亿笔,收入分别达到了3.18亿元、18.98亿元、22.93亿元。2020年,其扣除司机收入等成本后的息税前净亏损达到35亿元。

目前,滴滴在海外的拓展方式属于自建和寻找“代理人”两种方式,在开放市场积极投入,在饱和市场则选择入股、技术与资源输出等方式来占据市场。“我们渴望成为一家真正的全球科技公司。”程维和柳青要带领滴滴实现这一梦想,还需要为它持续不断地“输血”。

以共享单车、车服网络、电动车、自动驾驶、生鲜电商等为代表的新业务,虽然是亏损的主要来源,但是增速较快。招股书显示,2021年,其他业务实现收入21.24亿元,同比增长达到179%。值得注意的是,滴滴没有将社区团购业务“橙心优选”进行并表,并已经在3月份,将橙心优选分拆融资。与大出行相差甚微的“橙心优选”,未来将会何去何从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而创新业务自动驾驶,被视作是滴滴的“未来”。在滴滴自动驾驶业务分拆后,它获得了软银和滴滴5.25亿美元的联合投资,估值达到34亿美元。在落地方面,滴滴较为谨慎,选择从网约车定制车开始试探市场和用户。在首款定制网约车D1的发布会上,程维对它的规划是,到2025年将有100万台D1搭载自动驾驶技术;而到2030年,实现完全自动驾驶。

程维和柳青提出滴滴要“走向世界,超越出行”。正如它的真正对手Uber没有将自己局限在出行一样,从网约车、外卖到货运,甚至是后者还在探索初期的空中飞行,滴滴和Uber显然都想改变城市的运行效率,核心是一种真正“按需分配”的物流体系的升级。